全元曲的詩,全元曲古詩全集,全元曲詩集,全元曲詩辭古詩大全

詩辭查詢

請輸入詩辭關鍵詞:

查詢範圍:    

請輸入查詢關鍵詞,例如:中秋

喬吉《春閨怨·不系雕鞍門前柳》

不系雕鞍門前柳, 玉容寂寞見花羞, 冷風兒吹雨黃昏後。 簾控鉤, 掩上珠樓, 風雨替花愁。

馬致遠《夜行船_酒病花愁何》

酒病花愁何日徹, 劣冤家省可裡隨斜。 見氣順的心疼, 脾和的眼熱, 休沒前程外人行言說。 【】但有半米兒虧伊天覷者, 圖個甚意斷恩絕。 你既不棄舊憐新, 休想我等閒心趄, 合受這場拋撇。 【鴛鴦煞】據他有魂靈宜賽多情社, 俺心合受這相思業。 牽惹情杯, 愁恨千疊, 唱道但得半米兒有擔擎底九千紙教天赦。 怕有半米兒心別, 教不出的房門化做血。

白樸《天淨沙·夏》

雲收雨過波添, 樓高水冷瓜甜, 綠樹陰垂畫簷。 紗廚籐簟, 玉人羅扇輕縑。

張可久《折桂令_錢塘即事倚》

錢塘即事倚蒼雲拱北城高, 地勝東吳, 樹老南朝。 翠袖聯歌, 金鞭爭道, 畫航平橋。 樓上樓直浸九霄, 人擁人民似元宵。 燈火笙簫, 春月遊湖, 秋卜見潮。 紫微樓上右平章索賦鎮錢塘太乙勾陳, 玉柱擎天, 繡袞生春。 潮點鵝毛, 山盤鳳尾, 瓦甃魚鱗。 近北斗三天紫宸, 拂危欄兩袖白雲。 可摘星辰, 誰信蟾宮, 著我閒身。 徽州路指樓落成小闌干高倚長空, 壯觀山城, 彷彿天宮。 贔遍畫鼉, 嘶殘玉鳳, 漏盡銅龍。 催古寺一百八曉鐘, 動晨光三十六晴峰。 雄視江東.萬井春風, 太守神功。 湖上雪晴魯至遭席間賦想當年雁塔題名, 衣錦歸來, 攬轡澄清。 試坐漁磯, 相親蟻綠, 不負鷗盟。 青山老西施暮景, 碧天高東魯文星。 陶寫襟靈, 玉手琵琶, 軍伯娉婷。 贈胡有善掌梨園樂府須知, 富有牙籤, 名動金閨。 一代風流, 九州人物, 萬斛珠磯。 解流水高山子期, 制暗香疏影姜夔。 胸次清奇, 笑毀黃鐘, 識透玄機。

徐再思《陽春曲·閨怨》

妾身悔作商人婦, 妾命當逢薄倖夫。 別時只說到東吳, 三載余, 卻得廣州書。

張可久《朝天子_湖上癭杯,》

湖上癭杯, 玉醅, 夢冷蘆花被。 風清月白總相宜, 樂在其中矣。 壽過顏回。 飽似伯夷, 閒如越范蠡。 問誰, 是非, 且向西湖醉。

王嘉甫《八聲甘州》

鶯花伴侶, 效卓氏彈琴, 司馬題橋。 情深意遠, 爭奈分淺緣薄。 香箋寄恨紅錦囊, 聲斷傳情碧玉簫。 都為可憎他, 夢斷魂勞。 【六遍】更身兒倬, 龐兒俏。 傾城傾國, 難畫難描。 窄弓弓撇道, 溜刀刀淥老。 稱霞腮一點朱櫻小, 妖嬈, 更那堪楊柳小蠻腰。 【穿窗月】憶雙雙鳳友鸞交, 料應咱沒分消, 真真彼此都相樂。 花星兒照, 彩雲兒飄, 不提防壞美眾生攪。 【元和令】謾贏得自己羞, 空惹得外人笑。 多情卻是不多情, 好模樣歹做作。 相逢爭似不相逢, 有上梢沒下梢。 【賺尾】那回期, 今番約, 花木瓜兒看好。 舊路高高築起界牆, 盡今生永不踏著。 唱道言許心違, 說的誓尋思暢好脫卯。 待等些氣高, 難禁腳拗, 不由人又走了兩三遭。

張養浩《慶宣和》

參議隨朝天意可, 又受奔波, 綽然誰更笑呵呵。 倒大來快活, 倒大來快活。 大小清河諸錦波, 華鵲山坡, 牧童齊唱採蓮歌。 倒大來快活, 倒大來快活。

關漢卿《一半兒_題情》

題情一雲鬟霧鬢勝堆鴉, 淺露金蓮簌絳紗。 不比等閒牆外花。 罵你個俏冤家, 一半兒難當一半兒耍。 二碧紗窗外靜無人, 跪在床前忙要親。 罵了個負心回轉身。 雖是我話兒嗔, 一半兒推辭一半兒肯。 三銀檯燈滅篆煙殘, 獨入羅幃淹淚眼。 乍孤眠好教人情興懶。 薄設設被兒單, 一半兒溫和一半兒寒。 四多情多緒小冤家, 迤逗的人來憔悴煞; 說來的話先瞞過咱, 怎知他, 一半兒真實一半兒假。

鮮於樞《八聲甘州_江天暮雪,》

江天暮雪, 最可愛青簾搖曳長槓。 生涯閒散, 占斷水國漁邦。 煙浮草屋梅近砌, 水繞柴扉山對窗。 時復竹籬旁, 吠犬汪汪。 【】向滿目夕陽影裡, 見遠浦歸舟, 帆力風降。 山城欲閉, 時聽戍鼓音降音降。 群鴉噪晚千萬點, 寒雁書空三四行。 畫向小屏間, 夜夜停釭。 【大安樂】從人笑我愚和戇, 瀟湘影裡且妝呆, 不談劉項與孫龐。 近小窗, 誰羨碧油幢? 【元和令】粳米炊長腰, 鳊魚煮縮項。 悶攜村酒飲空缸, 是非一任講。 恣情拍手棹漁歌, 高低不論腔。 【尾】浪滂滂, 水茫茫, 小舟斜纜壞橋樁。 綸竿蓑笠, 落梅風裡釣寒江。

張可久《人月圓·山中書事》

興亡千古繁華夢, 詩眼倦天涯。 孔林喬木, 吳宮蔓草, 楚廟寒鴉。 數間茅舍, 藏書萬卷, 投老村家。 山中何事? 松花釀酒, 春水煎茶。

張可久《天淨沙_書懷二首香》

書懷二首香奩名滿青樓, 羽衣人在黃州, 羅帕春寒素手。 壯懷依舊, 水聲淘盡詩愁。 白頭多病維摩, 青大孤影姮娥, 相對良宵幾何? 玉人留坐, 鶯花十二行窩。 元夕金蓮萬炬花開.玉海千樹香來, 燈中東風暮靄。 彩雲天外, 紫簫人倚瑤台。 閨怨檀郎何處忘歸? 玉樓小樣別離, 十二闌干偏倚。 犬兒空吠, 看看月上荼蘼。 春夜深懷香捧金橙, 哀弦聲斷銀箏, 寶鼎沉香火冷。 主人留聽, 紫雲娘白雪新聲。 梅軒席上瓊瓊分外橫枝, 真真月下吟詩, 誰寄東風半紙? 為傳心事, 梅花雪氣多時。 梅友元帥席上玉人笑拈瓊枝, 白頭醉寫烏絲, 簾外新來燕子。 海棠春思, 倚闌睡醒環兒。 赤松道宮松邊香煮雷芽, 杯中飯糝胡麻, 雲掩山房幾家? 弟兄仙話, 水流玉洞桃花。 浮雪樓夜坐月明今夜闌干, 雲深何處關山? 萬里青天醉眼。 倚樓長歎, 柳陰閒殺漁竿。 清明日郊行碧桃花下簾旌, 綠楊影裡旗亭, 幾處鶯呼燕請。 馬嘶芳徑, 典衣索做清明。 江上嗈嗈落雁平沙, 依依孤鶩殘霞, 隔水疏林幾家。 小舟如畫, 漁歌唱入蘆花。 湖上分得詩字韻月香水影梅枝, 晴光雨色坡詩, 點檢千紅萬紫。 年年春事, 西湖強似的施。 月夜倚闌月到天心, 隔牆風動花陰, 一刻良宵萬金。 寶箏閒枕, 可憐少個知音。 魯卿度中青苔古木簫簫, 蒼雲秋水迢迢, 紅葉山齋小小。 有誰曾到? 探梅人過溪橋。

鄭延玉《雜劇·包待制智勘後庭花》

第一折一片忠勤抱國憂, 漸看白髮已蒙頭。 可憐恩賜如花女, 非我初心不敢留。 老夫汴梁人氏, 姓趙名忠, 字德方。 嫡親的三口兒, 夫人張氏, 有一個家生的孩兒, 是王慶。 為某居官頗有政聲, 加老夫廉訪使之職。 今日早間聖人賜老夫一女, 小字翠鸞, 著他母親隨來, 近身伏侍老夫。 尚不知夫人意下如何, 未敢便收留他。 我今著王慶領的去見夫人, 看道有何話說。 左右那裡, 與我喚將王慶來。 理會的。 王慶那裡, 老爺呼喚。 更無半點慈悲意, 全憑一片殺人心。 自家王慶, 在這趙廉訪老相公府內做著個堂候官, 傢俬里外, 都是我執掌, 一應人等, 誰不懼怕我? 今日老相公呼喚, 不知有甚事, 須索走一遭去。 不必報復, 逕自過去。 老相公呼喚王慶, 那廂使用? 王慶, 你近前來, 我問你。 聖人賜我的那娘兒兩個, 在於何處? 在於府中。 你與我喚將來。 翠鸞子母二人安在? 數日府門下, 無緣得自通。 承恩不在貌, 教妾若為容。 妾身姓王名翠鸞, 這是俺母親。 聖人將俺子母二人, 賜與趙廉訪大人。 到此數日, 不蒙呼喚。 哥哥, 你喚俺做甚麼? 你見相公去。 王慶, 這是那子母兩個麼? 你如今領的他去見夫人, 若說甚麼, 便來回老夫的話者。 你子母二人, 跟我見老夫人去來。 夫主為官在汴京, 祿享千鍾爵上卿。 一生不得閨中力, 若個相扶立此名。 妾身是趙廉訪的夫人。 嫡親的三口兒, 有個家生的孩兒王慶。 我平昔性不容人。 家中內外事務, 都來問我。 這兩日怎麼不見王慶來? 奉老相公言語, 教我領他二人見夫人去。 您兩個只在門首, 待我先見過了夫人, 出來喚你。 理會的。 今有聖人御賜翠鸞女子母二人, 伏待老相公。 老相公不敢收留, 教王慶領來見夫人。 你喚來我看。 您子母二人見夫人去。 這年紀小的女孩兒是生的好, 教他伏侍老相公, 假若得一男半女, 那裡顯我? 則除是這般。 王慶, 你來, 你如今將他子母二人, 或是勒死, 或是殺死, 我只要死的不要活的。 只在你身上幹得停當, 待死了呵, 回我話來。 可有甚麼難處, 將他兩個所算了便是。 您子母且去這耳房中安下者。 且住。 我欲待害了他兩個, 奈我下不的手。 如今有一人, 乃是李順, 他是個酒徒。 他渾家與我有些不伶俐的勾當。 我如今到他家去, 若不在時, 和他渾家說句話, 我自有個主意。 巧髻雲鬟美樣妝, 心毒性狠不非常。 腹中一點思春事, 敗壞風俗豈有雙。 妾身姓張, 夫主李順, 有個孩兒喚做福童, 是個啞子, 不會說話。 我不幸嫁了這個漢子, 他每日只是吃酒, 傢俬不顧, 在這衙門中做著個祗候人。 又有個王慶管著俺李順, 我與他有些不伶俐的勾當。 這兩日怎生不見王慶來? 來到門首也。 李順在家麼? 家裡來, 李順不在。 王慶, 怎生這幾日不見你? 這幾日家裡事忙。 有甚麼事? 如今聖人賜與俺廉訪相公翠鸞子母兩個, 伏侍相公, 教我領去見夫人。 夫人教我所算了他, 我可不下的手, 我如今待著李順所算他去。 王慶你來。 欲要咱兩長久做夫妻呵, 我有一計:你如今見了李順, 則道夫人著你所算他子母二人, 則要死的不要活的, 則三日便要回話。 他必定領來家中所算他。 我見了呵, 便道休要害了他。 我將他兩個的首飾頭面都拿了, 我著他將子母二人放了。 到第三日你可來問李順, 那子母二人安在。 他必然說所算了也。 你便說, 兀那廝說你要了他首飾頭面, 放的他走了, 他必然支吾。 你便道你渾家必定知情, 你便將著大棍子嚇我, 我便道休打我, 俺丈夫要了他首飾頭南, 放的他二人走了。 你便道是實呵, 拖你見夫人去來。 那廝害慌, 你便道李順你要饒麼? 他道可知在饒哩。 你道要饒呵, 休了你那媳婦。 他道休呵誰要? 你道我要。 若是他休了我呵, 咱兩口永遠做夫妻如何? 此計大妙! 我回房中去, 李順敢待來也。 自家李順的便是。 衙門中回來到俺家門首也。 兀那李順, 說什麼哩? 你又醉了也。 是王慶哥。 喚我做甚麼? 這廝不辦公事, 則是吃酒。 哥, 休打我, 我不曾吃酒, 我若吃酒吃血。 你看這廝, 現醉了只賭咒。 你這廝則吃酒, 不干公事。 哥也。 【仙呂】【點絳唇】你但來絮的頭錯, 不嫌口困, 施呈盡。 抖擻精神, 做一個火專煎滾。 你這廝每日家在那裡來? 【混江龍】我從撞鐘時分, 撞鐘時, 你在那裡做甚麼? 我立欽欽, 誰敢離衙門? 常懷著心驚膽戰, 滴溜著腳踢拳墩。 哎! 你個身著緊衣堂候官, 欺俺這面雕金印射糧軍。 你這廝緊使著緊不去, 慢使著慢不來。 哥也把小人緊使緊去, 慢喚慢來, 誰敢道違了方寸, 何鬚髮怒, 不索生嗔。 兀那廝, 我如今分付你一件事, 便與我所算了兩個人去。 哥也, 小人不敢去, 教別人去罷。 我使著你, 怎生不去? 【油葫蘆】你直恁的倚勢挾權無事狠, 好打這弟子孩兒! 脊樑上打到有五六輪, 似這等潑差使誰敢道賺分文? 你這廝有酒肉吃處, 便去的緊也。 我只道吃酒吃肉央的人困, 原來是殺生害命揣的咱緊。 你每日將錢鈔則是吃酒。 誰有閒錢補笊籬, 你這廝貪酒溺腳跟, 世兒不得長俊。 誰貪酒溺腳跟, 若是你那殺人也一地裡將咱尋趁, 若是殺人處, 不教別人去, 則教李順去。 哥也偏怎生我手裡有握刀紋! 你看這糟頭, 則是強嘴。 【天下樂】哥也你可甚自己貪杯惜醉人, 兀那廝, 你跟的來。 我罵你個遭瘟。 兀那廝做甚麼? 哥也你可也喚甚麼村? 我將這快刀兒, 把你來挑斷那脊筋。 有一日掂折你腿脡, 打碎你腦門, 兀那廝, 你罵誰哩? 我覷你直我甚腳後跟! 兀那廝, 我將你罵我的罪過且饒了, 如今有老夫人的言語。 呀, 聽的老夫人呵, 唬的我一點酒也無了。 敢問哥哥有甚麼事? 如今有子母二人, 在這耳房裡安下, 老夫人吩咐, 著你領去所算了他。 或是勒死, 或是殺死, 則要死的, 不要活的, 限三日後便來回話。 我去也。 似此怎生區處? 天色將晚了也。 【醉中天】可又早日落殘霞隱, 天色恰黃昏。 我開開這門。 那子母兩個在那裡? 哥哥做甚麼? 跟我來, 快行動些。 咱三個直臨汴水濱, 哥哥, 可憐見咱! 你可也枉分說難逃遁。 這非是我私下來。 我奉著廉訪夫人處分, 留不到一更將盡, 則登時將你來送了三魂。 你且跟我家中去來。 這是我家門首也, 你則在這裡。 李順, 你又醉了也。 如今唬的我一點酒也無了。 為甚麼? 如今廉訪夫人吩咐, 教我將那子母兩個所算了, 限三日便要回話。 我來取一條繩子, 將他勒死, 也留個完全屍首。 李順, 你領過來我看咱。 姐姐萬福。 一個好女子也。 孩兒, 取繩子來。 好個女孩兒! 李順, 我和你說。 那裡不是積福處? 咱如今把他首飾頭面都拿了, 放的他走了, 有誰知道? 這些東西咱一世兒盤纏不了。 噤身聲! 【金盞兒】你口快便施恩, 則除是膽大自包身, 我其實精皮膚捱不過那批頭棍。 你大古裡言而有信, 你休惱犯那女魔君。 可知道錢是人之膽, 則你那口是禍之門。 便有誰知道? 豈不聞隔牆還有耳, 窗外豈無人? 你則依我, 不妨事。 大嫂也, 中也不中, 我則依著你。 兀那小娘子, 我對丈夫說饒了你性命, 你把那首飾頭面都拿下來與我, 放你兩個走罷, 你心下如何? 若肯饒了俺性命呵, 這個打甚麼不緊, 久後犬馬相報。 李順, 你看這釵環頭面咱。 將來我看。 【一半兒】這釵釧委的是金子委的是銀? 是金子的。 兀那婆子, 我問你咱。 你兩個端的是家奴端的是民? 哥哥, 俺是好百姓。 似這般俺夫妻不忍。 大嫂, 若有那拿粗挾細踏狗尾的但風聞, 這東西一半兒停將一半兒分。 兀那婆婆, 俺兩個饒了你性命, 你可休忘了俺這恩念, 你則牢記在心者。 哥哥的思念, 俺死生難忘。 【後庭花】俺渾家心意真, 你母子性命存。 那壁廂歡喜殺三貞婦, 這壁廂鑊鐸殺五臟神, 你可也莫因循。 天色兒初更時分, 你安心宿休怨恨, 我今宵怎睡穩。 俺夫妻同議論, 敢教你免禍釁。 等來朝到早晨, 快離了此郡門。 向他州尋遠親, 往鄉中投近鄰, 向山中影占身。 但有日逢帝恩, 卻離了一庶民。 小娘子為縣君, 老婆婆做太郡。 食珍羞臥錦裀, 列金釵使數人, 似這般有福運。 怎敢想望這個福分, 但留得性命, 便死生難忘也。 【青歌兒】呀! 是必常思、常思危困, 我則怕有人、有人盤問。 夫人意教咱算你二人, 我教你遠害全身, 放你私奔。 若是你發跡時分, 我使盡金銀, 無處安存, 一徑的投奔你宅門, 說起原因, 有活命之恩。 那時節你休道不因親者強來親, 是必將咱認。 俺娘兩個, 想哥哥思念, 死生難忘也。 你則今日便索逃走。 多謝哥哥。 【賺煞】你兩個快離了汴梁城, 你與我速出了夷門郡。 人問你則推道是探親, 你可休淹淚眼新痕壓舊痕, 你且妝些古敞溫淳。 有一日遂風雲, 顯耀精神, 將你那綠慘紅愁證了本。 俺夫妻口穩, 你子母休心困, 你若運通時, 休忘了大恩人。 俺子母兩個正行中間, 被巡城卒衝散, 不見了我女兒翠鸞, 我不問那裡尋將去。 正和俺母親走著, 被巡城卒衝散, 不見了俺母親。 我今不揀那裡尋母親去來。 子母私奔若斷蓬, 半途驚散各西東。 我今拚死尋將去, 便是黃泉路上要相逢。 母親! 母親! 兀的不苦殺我也。 第二折早間李順拿金釵兒賣去了, 還不見回來, 我這裡等著, 敢待來也。 眾兄弟少罪, 少罪, 改日回席。 恰才多吃了幾杯, 天色將晚了也, 我索還家去來。 【南呂】【一枝花】不覺的日西沉, 不覺的天將暮, 不覺的身趔趄, 不覺的醉模糊。 則我這眼展眉舒, 蓋因是一由命二由做。 我則要千事足百事足, 常言道:馬無夜草不人不得外財不富。 【梁州第七】他兩個忙忙如喪家之狗, 急急似漏網之魚。 他兩個無明夜海角天涯去。 單注他合有命, 俺合妝孤。 兀的不歡喜殺俺子父, 快活殺俺妻夫。 我則道盡今生久困窮途, 永世兒陋巷貧居。 他、他、他, 天也有晝夜陰晴, 是、是、是, 人也有吉凶禍福, 來、來、來, 我也有成敗榮枯我來到後巷裡舞一回咱。 自歌, 自舞。 那些兒教我心寬處, 依仗著花朵般好媳婦。 說甚麼九烈三貞孟姜女, 他可也不比其餘。 大嫂, 我來家了也。 你賣的那金釵呢"我是逗他耍咱。 我掉了也。 你看這廝波! 我家吃的穿的, 都靠著他, 你怎生掉了那? 我逗你耍來, 我賣了也。 你唬我一跳。 你賣了呵, 那金釵重幾錢? 賣了多少鈔? 你說來我聽。 【牧羊關】那金釵兒重六錢半, 三折來該九貫五, 你從明朝打扮你兒夫。 你與我置一頂紗皂頭巾, 截一幅大紅裹肚; 與孩兒做一個單絹褲遮了身命, 做一個布上衣蓋了皮膚。 你爺兒兩個都有了也, 怎麼樣打扮我咱? 大嫂, 你買取一副蠟打成的銅釵子, 更和那金描來的棗木梳。 李順, 你有酒了, 你歇息咱。 這些時怎麼得王慶來才好? 我教李順勒死翠鸞子母二人, 今日三日光景, 不見來回話, 我問那廝去。 原來這廝關著門哩。 李順, 開門來。 好了, 好了, 這是王慶來了。 李順, 有人叫門哩。 甚麼人打門? 住了你那驢蹄, 是你家裡? 我來也。 這廝又醉了。 開門來, 開門來! 【賀新郎】這門前喚的語音熟, 莫不是李萬、張千? 我去開門。 和大嫂你來我去。 好渾家也! 常言道家有賢妻, 如今有日頭卻又早關了門戶, 他不道的教別人說言道語。 我開這門。 是誰? 好打這廝! 咄, 兀那廝, 你打誰? 哥哥你有甚事誰敢道是支吾, 教把誰所伏便所伏, 教把誰虧圖便虧圖, 有甚惡差使情願替哥哥做。 你看這廝又醉了也。 你待要那裡去? 遮莫去大蟲口中奪脆骨, 驪龍頷下取明珠。 這廝又醉了。 你怎敢罵我? 哥到小人家吃鍾茶, 怕做甚麼? 兀那廝, 你教我去你家喫茶, 我這等人可往你家裡去? 若哥哥到小人家裡吃一杯茶兒呵, 外人道管李順的官人來他家喫茶, 教人也好看波。 這廝醉則醉, 倒說的好。 我去你家喫茶, 與你家長些節概, 我去喫茶怕甚麼? 哥, 小人有個醜媳婦, 教來拜哥哥咱。 不中。 你的渾家教來拜我, 外觀不雅, 休教來罷。 哥, 不妨事。 既然你好心, 教他來見。 大嫂, 有管我的那王慶大哥來咱家喫茶, 你拜他一拜。 李順, 敢不中麼? 大嫂, 不妨事。 哥哥萬福。 李順, 我吩咐你的翠鸞子母二人呢? 哥哥吩咐我的那子母兩個, 我怎敢推辭? 將兩條繩子勒死他, 丟以汴河裡, 這其間流三千里遠也。 兀那廝, 有人看見, 說你要了他錢鈔, 放的他走了。 小人不曾。 【牧羊關】並無一人知道, 可端的誰告與? 你則一聲問的我似沒嘴的葫蘆。 你怎敢違誤了官司, 放了他去? 小人怎敢違誤了官司, 放縱了他子母。 有人說你受了他買告也。 若是受了他買告咱當罪, 若是有證見便招伏。 我可也甘願餐刀刃, 我可也無詞因上木驢。 小人並然不敢, 若有證見, 小人便當罪。 你不肯招認, 他渾家必然知情, 叫他渾家過來。 不干我事。 兀那婦人, 你丈夫賣放了人, 你必然知道。 你若實說呵, 萬事罷論; 你若不實說, 我不道的饒了你哩。 住、住、住, 你休打我, 我與你說:俺丈夫拿了他首飾頭面, 放的他子母走了也。 好也, 你道不曾放了他麼? 【哭皇天】好不忍事桑新婦, 好不藏情也魯義姑。 又不曾麻搥下腦箍, 你怎麼口聲的就招伏。 他把我頭稍、頭稍攥住, 哥也, 小人出於無奈。 小人也則為傢俬窮暴, 妻子熬煎, 因此上愛他錢物, 釋放了囚徒。 待要你十拷九棒, 萬死千生, 打殺這個射糧軍, 哥也你可甚麼那得甚福? 兀那廝, 你要饒你麼? 可知要饒哩。 你要饒呵, 你把你那渾家休了者。 一個醜媳婦子, 便休呵誰要? 你休了呵我要。 哥也你何須致怒, 小人怎敢做主? 哥也, 小人怕不肯, 未知俺那婦人心裡如何? 你和你那婦人商量去。 【烏夜啼】我向前體問俺那渾家去, 大嫂, 王慶哥哥道:要我饒你, 休了你那媳婦者, 我便道休了呵誰要, 他便道我要, 我不知你心裡肯也不肯? 你休顧我, 只顧你的性命。 好也囉, 枉做了二十年兒女妻夫。 這孩兒又不會人言語, 他可又性癡愚, 不識親疏。 你不尋思撇下的我孤獨, 天也生扢支的割斷這娘腸肚。 這壁廂爺受苦, 那壁廂兒啼哭。 哥也你可憐見同衙共府, 你休要運計鋪謀。 兀那廝, 快休了者。 小人要寫休書, 爭奈無筆。 我這裡有描花兒的筆。 無紙。 有剪鞋樣兒的紙。 無硯瓦。 便碟兒也磨得墨。 他可早準備下了也。 罷、罷、罷! 【斗蝦蟆】我這裡書名字, 畫手模, 便有你待何如? 想著、想著做出, 真然、真然淫慾, 瞞著、瞞著丈夫, 窩盤、窩盤人物, 說著、說著起初, 今日、今日羞辱。 不由我滴羞跌悄怕怖, 乞留兀良口絮, 他剔抽禿刷廝覷, 迷留沒亂躊躇。 想起來、想起來殺人可恕, 將咱欺侮, 並不糊塗, 早則招取, 丑弟子, 你將去波? 這一紙絕恩斷義的休書! 你休那裡雨淚如珠, 可不道鳳凰飛上梧桐樹。 見放著開封府執法的包龍圖, 必有個目前見血, 劍下遭誅。 你放心, 我直開封府裡告他去。 不中, 王慶, 你可不聽見? 那廝說出來, 必然做出來, 我如今不先下手, 倒著他道兒。 李順, 我不要你這媳婦, 我則要你一件東西。 哥也, 你要甚麼? 只要你那顆頭。 可連著筋哩。 兀的不有人來也。 罷、罷、罷! 【黃鐘尾】早則這沒情腸的凶漢衠跋扈, 更打著有智量的婆娘更狠毒。 難分說, 怎分訴, 做納下, 廝欺負, 要行處, 便行去, 由得你, 愛的做, 似這般, 依官府, 生有地, 死有處。 奪了俺妻兒, 送了俺子父。 揉碎胸碎, 磕破頭顱。 我把那不會雪恨的孩兒覷一覷, 我見他手搦著巨毒, 把我這三思台攥住。 我好冤屈也。 兀的不沒亂殺我這喉嚨, 我其實叫不出這屈。 殺了他也。 將一個口袋來裝了, 丟在井裡。 大嫂, 我和你永遠做夫妻。 憑著我這一片好心, 天也與我半碗兒飯吃。 休說閒話, 咱和你後房中快快活活的做生活去來。 第三折酒店門前七尺布, 過來過往尋主顧。 昨日做了十甕酒, 倒有九缸似頭醋。 自家是汴梁城中獅子店小二哥的便是。 開著這一座店, 南來北往, 經商旅客, 都在俺這店中安下。 今日天晚, 看門前有甚麼人來。 正走間被巡城卒衝散了俺母親, 不知所在。 天色晚了, 我去這店裡尋一個宵宿處。 哥哥, 我來投宿。 小娘子, 頭間房兒乾淨。 你與我一個燈咱。 我與你點上這燈。 好個女子也。 天又晚了, 人又靜了, 他又獨自一個, 我要他做個渾家, 豈不是好? 小大姐, 這裡也無人, 我和你做一對夫妻如何? 口走, 你說那裡話! 你如今落在圈套, 飛也飛不出去, 我不怕你不與我做夫妻。 我至死也不肯。 你真個不肯? 我不肯。 他說不肯。 我取出這斧頭來嚇他, 他是個女孩兒家, 必然害怕, 我好歹要了他。 你真個不肯, 我一斧打死了你。 怎麼半晌不言語? 原來唬死了。 怎生是好? 這暴死的必定作怪, 我門首定的桃符, 拿一片來插在他鬢角頭, 半一個口袋裝了, 丟在這井裡。 把一塊石頭壓在上面, 省得他浮起來。 誰想翠鸞孩兒到處尋覓不見。 天色晚了, 我且去獅子店裡覓個宵宿去。 小二哥, 我來投宿。 後面那間房兒乾淨, 婆婆你歇息去。 我到後面歇息去也。 嗨, 做這等勾當! 我且再坐一坐, 怕還有人來。 埋頭聚雪窗, 文史三冬足。 今日一寒儒, 明朝食天祿。 小生姓劉名天義, 洛陽人氏。 學成滿腹文章, 未曾進取功名。 目今春榜動, 選場開, 收拾琴劍書箱, 上朝取應。 來到汴京, 天色晚了, 且去那獅子店中覓一宵宿。 小二哥, 我來求宿。 頭裡房安歇去。 小二哥, 與我點一個燈來。 燈在此。 小二哥, 安排些酒餚來, 等我自己酌一杯, 明日連房錢一併還你。 酒餚都有了, 我自去睡也。 我關上門自飲幾杯咱。 我乃王婆婆的女兒翠鸞。 去那店房中點個燈咱。 秀才, 開門來! 更深夜靜, 有人喚門, 好是奇怪。 兀那喚門的是誰? 我是王婆婆的女兒, 我來點個燈咱。 兀那女子, 我點與你。 門縫較寬, 小娘子接燈。 秀才, 風大刮殺了。 我再點與你。 又滅了。 我與他燈, 三番兩次刮殺了, 既然如此, 我開門你自己點。 小娘子點燈。 我開了門, 他可去了, 只是逗小生耍來。 我還關上這門。 秀才萬福。 好一個女子也! 小娘子誰氏之家? 姓甚名誰? 我是王婆婆的女兒, 聞知秀才在此, 特來探望。 小生有何德能, 敢勞小娘子垂顧! 若不棄嫌, 同席共飲數杯, 未審雅意如何? 願從尊命。 小娘子滿飲此杯。 敢問秀才姓甚名誰? 那裡人氏? 因何至此? 小生姓劉名天義, 洛陽人氏。 因上朝取應, 天色已晚, 到此店中投宿, 不期相遇小娘子, 實小生之幸也。 敢問秀才告珠玉咱? 小生不才, 怎敢在小娘子根前獻醜? 聊作〔後庭花〕一闋, 小生表白一遍。 小娘子試聽。 雲鬟堆綠鴉, 羅裙簌降紗。 巧鎖眉顰柳, 輕勻臉襯霞。 小妝髽, 凌波羅襪, 洞天何處家? 詞寄〔後庭花〕。 劉天義作。 好高才也! 我依韻也和一首。 寫就了也。 我表白一遍, 與秀才聽咱。 無心度歲華, 夢魂常到家。 不見天邊雁, 相侵井底蛙。 碧桃花, 鬢邊斜插, 伴人憔悴殺。 詞寄〔後庭花〕。 翠鸞作。 妙哉! 妙哉! 小娘子再飲一杯。 我心中悶倦, 再睡洋, 起來閒走一閒走。 秀才, 你則休負心。 小生豈敢負心? 兀的不是我翠鸞孩和說話哩? 翠鸞! 翠鸞! 我推開這門。 我孩兒在那裡? 無有人, 小生獨自在此。 你道無有, 這兩篇詞是誰做的? 有我女孩兒的名字在上, 你藏了我女兒, 更待干罷! 明有王法, 我和你見官去來。 你看我這命波! 趙廉訪引祗從上, 雲老夫趙忠。 前者聖人賜與我翠鸞母子二人。 我著王慶領去見夫人, 數日光景, 不見來回話。 左右的, 喚王慶來者。 王慶安在? 老爺呼喚。 老相公呼喚, 不知有甚事, 須索見去咱。 王慶, 日前那子母二人, 我教你領去見夫人, 至今不曾回話。 如今那子母二人在那裡? 王慶領的與了夫人也。 既然如此, 請的夫人來。 老夫人, 相公有請。 老相公喚妾身, 不知為何? 夫人, 我教王慶領的那翠鸞子母二人見你去, 如今在那裡? 王慶領的那子母二人來見了我, 我吩咐王慶就領去了。 王慶, 夫人說道吩咐與你了, 如今可在那裡? 是相公教小人領去見夫人。 夫人交付與我, 我可交付與李順也。 他說交付與李順, 這樁事其中必有暗昧。 夫人, 且回後堂中去。 一點妒心生, 斷送女娉婷。 任他沒亂殺, 只做不知情。 老夫待親自問來, 有些難問, 則除是開封府尹包待制。 此人清廉正直, 可問這樁事。 左右的, 請包府尹來者。 理會的。 府尹大人, 老相公有請。 老夫姓包名丞, 字希文, 廬州金斗郡四望鄉老兒村人氏, 官拜龍圖閣待制, 正授開封府尹。 有趙廉訪著人相請, 不知甚事, 須索去見咱。 【雙調】【新水令】欽承聖敕坐南衙, 掌刑名糾察奸詐。 衣輕裘乘駿馬, 祗候擺頭踏。 憑著我旛劣村沙, 誰敢道僥倖奸猾。 莫道百姓人家, 便是官宦賢達, 綽見了包龍圖影兒也怕。 左右報復去, 道包拯來了也。 報的老爺得知, 有包待制在於門首。 請他進來。 請進。 相公喚包拯, 有何吩咐? 待制, 我煩你一件事。 數日前, 聖人賜我王翠鸞子母二人, 我教王慶領去見我夫人, 不見回話。 我問夫人, 夫人道吩咐與了王慶, 王慶又道吩咐與了李順。 這樁事其中必有暗昧, 你與我仔細究問。 多因是我夫人做下違條犯法也。 【沉醉東風】相公道老夫人違條犯法, 怎敢就教他帶鎖披枷? 相公, 你侯門似海深, 利害有天來大。 則這包龍圖怕也不怕, 老夫怎敢共夫人做兩事家? 若是被論人睜起眼來, 枉把村老子就公廳上唬殺。 相公, 小官職小斷不的。 你也說的也。 與你勢劍銅鍘, 限三日便與我問成這樁事。 若問成了呵, 老夫自有個主意。 這樁事莫得消停, 三日裡便要成完。 若問出子母下落, 我與你寫表箋申奏朝廷。 是好一口劍也呵! 【風入松】這劍冷颼颼取次不離匣, 這惡頭兒揣與咱家。 我若出公門小民把我胡撲搭, 莫不是這老子賣弄這勢劍銅鍘? 我出的這門來, 覷了王慶呵慌張勢煞, 這漢就裡決謅札。 王慶, 這樁事都在你身上。 你看這大人, 干我甚麼事? 噤聲! 【胡十八】這話兒你休對答, 莫虛詐。 張千, 牽馬來。 請大人上馬。 我將這寶蹬來蹅, 把韁鞚來拿, 我扭回頭見他左右眼觀咱。 張千, 與我拿下王慶者。 理會的。 你敢拿誰? 你如今直恁般怕, 三品官尚拽到開封府裡, 量你到的那裡, 你一夥祗從人, 將王慶快拿下! 張千, 回衙門去來。 一陣好大旋風也! 【雁兒落】見一個旋風隨定馬, 不由我展轉生疑訝。 兀那鬼魂聽者, 你去到黃昏插狀來, 咱兩個白日難說話。 兀那鬼魂, 到晚間開封府裡來。 速走, 速走! 冤屈, 相公與老婆子做主咱! 【掛玉鉤】則聽的唱叫揚疾鬧怎麼, 我與你觀絕罷。 張千, 你教他近向前來, 我問咱, 你休喝掇休驚詫, 便膽寒心驚怕。 你與我盡說緣由, 細訴根芽。 兀那婆子, 你告甚麼? 這個秀才藏了我的女孩兒翠鸞, 告相公與老婆子做主咱。 誰是翠鸞女的母親? 則我便是。 慚愧, 一樁問做兩樁事! 張千, 將這一行人都拿到開封府裡去。 張千, 將那一行人拿過來者。 理會的。 王慶, 兀那廝你怎麼不跪? 我無罪過。 你無罪過, 來俺這開封府裡做甚麼? 我跪下便了也。 兀那婆子, 說你那詞因。 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, 夫人吩咐與王慶, 王慶可吩咐了李順也。 兀那廝, 誰問你來? 兀那婆子, 說你詞因來。 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, 夫人吩咐與王慶, 王慶可吩咐了李順也。 張千, 將王慶拿下, 與我打著者! 【川撥棹】我敢搠碎你口中牙, 不剌這是你家裡說話? 那恰便似一部鳴蛙, 絮絮答答, 叫叫丫丫。 覷了他精神口抹, 再言語還重打。 張千, 著那廝咬著棍子者。 理會的。 兀那婆子, 說你那詞因。 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, 夫人吩咐與王慶, 王慶可吩咐了李順也。 這廝直恁般好說話! 老婆子夜來晚間在獅子店裡安下, 只聽的這秀才和我翠鸞孩兒說話, 我踏開門不見我女孩兒, 明明是他藏了, 相公與我做主咱。 兀那廝, 可說你那詞因。 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, 夫人吩咐與王慶, 王慶可吩咐了李順也。 再呢? 無了也。 似這般怎生是好? 【夜行船】三下裡葫蘆提把我來傒倖殺, 這公事少呵! 連累著七八十家。 兀的是人命爭差, 恰便似金剛廝打, 佛也理會不下。 張千, 將王慶監下者。 理會的。 兀那婆子, 你說他藏了你女兒, 有何見證? 有這兩首詞在這裡。 將來我看。 "雲鬟堆綠鴉, 羅裙簌絳紗。 巧鎖眉顰柳, 輕勻臉襯霞。 小妝髽, 凌波羅襪, 洞天何處家? "詞寄〔後庭花〕。 劉天義作。 【殿前歡】你道是不曾見他女嬌娃, 這的是誰人題下這首〔後庭花〕? 須不把你來胡遮剌, 莫不我雙眼昏花? 再看這首詞咱。 "無心度歲華, 夢魂常在家。 不見天邊雁, 相侵井底蛙。 碧桃花, 鬢邊斜插, 伴人憔悴殺。 "詞寄〔後庭花〕。 翠鸞女作。 我從頭兒再念咱, "不見天邊雁, 相侵井底蛙"? 我這裡口店詳罷, "不見天邊雁, 相侵井底蛙"! 嗨, 這女孩兒那得活的人也! 可憐, 可憐! 這孩兒敢死在黃泉下。 這官司無頭無尾, 那賊人難捉難拿。 則除是這般。 張千, 把這婆子監下者。 理會的。 兀那劉天義, 你休驚莫怕。 我放了你, 你今夜還去那店裡宿歇。 若是那女子來呢, 你問他那裡人氏? 姓甚名誰? 有甚信物? 要些來我便饒了你。 知道。 我這一去好歹要些信物來。 【沽美酒】為甚麼將原告倒監押? 哎! 你這個被論人莫驚唬, 你與我還似昨宵臨臥榻。 你可也若還得見他, 用心兒問那嬌娃。 【太平令】我見他扭身子十分希詫, 須是我賞發與一夜歡洽。 咱欲要兩家都罷, 赤緊的我領得三朝嚴假。 若事發, 教咱救拔, 你穩情取功名科甲。 兀那秀才, 他不是人, 是個鬼魂。 【鴛鴦煞】我說破陰魂莫更潛身怕, 只要你秀才肯做迷心耍。 不須今宵遭囚, 免了每日隨衙。 暢道殺人賊不在海角天涯, 我先知一個七八。 張千, 你與我傳語他家, 將冤恨都銷化。 到明朝管取擒拿, 看那鬧市雲陽木驢上剮。 來到這獅子店裡。 兀那秀才, 那間房兒是? 是這一間。 你自在這裡宿, 我明早來討回話。 天那, 兀的不唬殺我也! 我則道他是人, 誰想他是個鬼! 可早三更了, 你聽那牆上土撲簌簌的, 房上瓦廝琅琅的, 兀的不唬殺我也! 我今夜再望那秀才走一遭去。 秀才, 秀才。 你靠後說, 你是個鬼。 我不是鬼。 如今包龍圖大人問你那裡人氏? 姓甚名誰? 我是那家。 那家可是那裡? 在那家井裡。 你有甚麼信物與我些? 我鬢邊有一朵嬌滴滴碧桃花, 你自取咱。 兀的不唬殺我也! 當真是個鬼。 既然有個信物, 等不到天明, 便回包大人話去。 分明見昨夜嬌娃, 取與鬢上桃花。 且休提上朝取應, 先唬得膽戰身麻! 第四折老夫包拯, 為這件事用盡心力也呵! 【中呂】【粉蝶兒】這些時廢寢忘食, 眼睜睜一宵無寐, 坐早衙事事休題。 喚張千, 刑案裡, 喚該房司吏。 別公事且勿行提, 只那樁最耽干係。 【迎仙客】不由我心似癡, 意如迷, 那樁事不分個虛共實。 好著我怎參詳, 難整理。 準備下六問三推, 快與我喚過來劉天義。 兀那秀才, 你昨夜看見女子來麼? 他怎生不言語? 張千, 你著他說。 他還昏迷著哩! 【快活三】偏前夜笑吟吟的似魚水, 今日個戰兢兢的怕做夫妻。 正是得了便宜翻做了落便宜, 教你試探那佳人的意。 【朝天子】你可也盡知就裡, 昨夜個正使著鴛鴦會。 兀那秀才, 你從頭至尾說真實, 可怎生只恁的難分細。 我問在當廳無言抵對, 他和你可曾說來歷? 你明知是鬼怕他來纏你, 常言道愛他的著他的。 兀那秀才, 那女子誰氏之家, 姓甚名誰? 他是那家。 那家可是誰家? 好傒倖殺人也! 【紅繡鞋】那家居住在東村西地, 那家委實的姓甚名誰? 似這般幾時得個分明日! 你休得要硬抵諱, 休得要假疑惑, 我索合從頭推勘你。 張千, 把這廝監下者, 等他省時問他。 張千, 拿過王慶來者。 理會的。 兀那廝, 將翠鸞女吩咐與誰了也? 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, 夫人吩咐與王慶, 王慶吩咐與李順也。 既然吩咐了李順, 張千, 拿將李順來者。 李順在逃了。 李順在逃, 似此可怎了? 張千, 且將王慶拿在一邊者。 張千, 李順在逃, 須有他家裡人, 你去他家看去。 或有溝渠, 或有池沼, 若是有井呵, 你就下去打撈。 可是為何? 他道李順在逃, 不在井裡, 卻那裡尋他? 理會的。 我出的這衙門來, 轉過隅頭, 抹過裹角, 來到李順家。 也無一個人, 我自進去看來。 到這院後, 怎麼靜悄悄的? 好怕人也。 我開開這後門。 有鬼, 有鬼! 原來是這衣服的繩子, 倒唬我一跳。 我試再看咱, 這是一眼井。 好包待制通神, 怎麼這般臭氣? 待我下去看, 怎生下的去? 可有這曬衣服的繩子, 我解下來, 一頭拴在井欄上, 一頭料下去, 我拽著繩子, 下去井裡試看咱。 這是一個口袋, 不知是甚麼東西? 我將繩子拴住, 等我出到井口上, 我再拽上這繩子來。 拽上這口袋來了。 不知是甚麼物件, 須索將著見老爺去。 是誰扯住我? 原來是個小弟子孩兒。 可早來到府中也。 稟爺, 真個通神, 是有一眼井。 小的下去, 打撈出這個口袋來, 不知是甚麼物件, 老爺試看咱。 好, 好。 這廝能幹事; 你打開口袋我看。 原來是個屍首! 張千, 喚那婆子來教他認。 大人, 這屍首不是俺女兒, 是一個有髭鬚的。 你怎生撈將一個有髭鬚的屍首來? 老爺, 這是井裡的, 小的怎生知道! 【剔銀燈】聽說道荊棘列半日, 猛覷了呆打頦一會。 兀那婆婆, 不是你女孩兒身軀殼, 且別尋覓。 這一個屍首可是誰的? 兀那婆婆你休瞞我, 我問你這屍首如何不識? 相公, 這屍首不是俺女兒的。 張千, 你在誰家井裡撈出這屍首來? 我在李順家井裡打撈出來的。 【蔓菁菜】可則去李順家裡訪蹤跡, 張千, 我再問你, 你下井去井根底, 那時節有誰人見你? 小的不曾見甚麼人。 去李順家後, 院內, 見一眼井, 下的井去, 撈出這屍首來, 我背著便走。 哦, 小的想起來了, 我見個小廝來。 張千, 兀的不有了也! 則去那小廝跟著取個真實, 十共九知詳細。 張千, 你去尋將那小廝來。 理會的。 那小廝走了呵, 怎生是好? 我出這衙門來, 走了一會。 我依舊到李順家後院看咱。 這是口井。 兀的不是那小廝? 你還在這裡, 我背著你見老爺去來。 早到了也。 稟爺, 這便是那小廝。 張千, 休驚唬著他。 你看這小廝到這開封府裡, 唬的他眼腦剔抽禿刷的。 兀那小廝, 你近前來, 我問你咱。 你是誰家的? 這小廝是個啞子。 張千, 你怎生尋了個啞子來? 這便是李順家裡住的小的, 怎生知道他是個啞子? 那小的, 你雖然啞, 你心裡須明白, 你認那屍首咱。 好可憐人也。 【干荷葉】他猛見了痛傷悲, 兀的不有蹺蹊? 兀那小的, 我問你咱; 這個是你甚麼人? 似這般可怎生是好? 好教我不解其中意。 起初道眼迷奚, 他如今則把手支持。 真個是啞子做夢說不的, 落可便悶的人心碎。 那小的, 我如今問你, 若問的是, 你便點頭; 若不是, 你便擺手, 你記著。 這個敢是你叔叔? 是你伯伯? 是你父親? 原來是你父親。 兀那小的, 誰殺了你那父親來? 是一條大漢, 拽起衣服, 扯出刀來殺了你父親, 丟在井裡。 好可憐人也! 兀那小的, 我再問你咱。 【上小樓】兒也, 你親娘如今在那裡? 他可又不知端的。 似這般殺壞平人, 怎生干休? 他待至死無對。 兀那小的, 莫不是張千殺了你父親來? 哦, 我知道了。 兀那小的, 你待要, 共張千, 相尋相覓, 我和你同出去尋你娘來。 則被你唬殺我也! 也是你為爺娘孝當竭力。 張千, 你和他尋去。 理會的。 兀那小的, 我和你尋去。 出的這門來, 往那裡尋他去? 我吃了幾杯酒, 醉了也。 這正是那婦人。 哥哥, 你為甚麼打我? 開封府裡勾喚你哩! 我又無罪過, 我去見便了。 相公, 我又無罪過, 喚我來做甚麼? 這婆娘, 兀的不醉了也? 兀那婦人, 你認的那屍首麼? 兀的不是我丈夫李順, 怎生死了來? 兀那婦人, 你丈夫死了, 你須知道。 不知怎生死了俺丈夫來! 【滿庭芳】你休推東主西, 可甚麼三從四德? 那些個家有賢妻。 若是拋一塊瓦兒須要著田地, 你與我快說真實。 兀那婦人, 我問你咱。 你在家呵, 決有些嗔忿忿眉南面北? 俺兩口並不曾。 你莫不氣沖沖話不投機? 俺夫妻最說的著, 你休則管裡胡支對, 我當廳問你, 我不問你別的, 則問你誰是殺人賊? 兀那小的, 誰殺了你父親來? 你認的那個人麼? 張千, 將這一行的提在一壁, 押過那秀才來。 兀那劉天義, 我教你夜來問那女子個詳細, 要他一件信物, 你又不將來, 這官司都打在你身上。 大人, 我劉天義問他要一件信物來了。 是甚物件? 是一朵嬌滴滴碧桃花。 將來我看。 原來是一根桃符, 上寫著"長命富貴"。 這殺人賊有了也! 【倘秀才】我則道殺人賊不知在那壁, 則他這翠鸞女卻原來在這裡。 他們定桃符辟邪祟, 增福祿, 畫鍾馗, 知他甚娘報門神戶尉。 【呆骨朵】兀的是自作自受身當罪, 張千, 你把殺人賊快與我勾追。 著小的去勾喚誰? 你排門則尋那"宜入新年", 我手裡現放著"長命富貴"。 這言語表出人凶吉, 這桃符洩漏春消息。 怎瞞那掌東嶽速報司, 和這判南衙包待制! 張千, 你半這一根符, 與我尋對那一根兒去。 理會的。 我出的這門來, 轉過隅頭, 抹過裹角, 來到這飯店門首, 桃符都有。 來到獅子店門首, 我試看咱。 可怎生則有"宜入新年"一個, 無那"長命富貴"? 我將這一根比咱。 正是一對兒, 我都拿著見老爺咱。 稟爺, 桃符有了也。 是那裡的? 在獅子店門首。 你與我到獅子店左右看去, 若有井, 便下去打撈, 必有下落。 我出的這衙門來, 早到店中也。 呀, 後面真個一眼井! 我下去打撈咱。 又一個屍首, 我將的見老爺去。 稟爺, 又一個屍首。 教那婆子來認。 兀那婆婆, 你認那屍首。 【倘秀才】這潑官司連累著我哩, 敢是這屍首又不是你的? 大人, 這屍首正是我女孩兒的。 既是呵, 張千, 你去將那店小二, 一步一棍打將來者。 理會的。 兀那廝, 從實說, 你怎生所算了這女孩兒來? 你若說的是, 萬事罷論; 若說的不實呵, 張千, 準備下大棍子者! 是我殺了來。 這殺人賊既有了。 那王慶如何肯招罪? 張千, 你去喚王慶, 至階基, 試聽我省會。 張千, 與我拿過王慶來。 喚我做甚麼? 王慶, 你歡喜麼? 這殺人賊有了也, 不干你事。 你回去罷。 可道不是我, 我回家去來。 兀那小的, 莫不是他殺你父親來? 正是。 他與俺母親如此如彼, 做出來的。 這廝可不啞了! 張千, 與我拿下王慶者! 【滾繡球】我則道連累著我, 便教放了你, 你可在這壁廂不伶不俐。 常言道天網恢恢, 你則待廝摘離暗歡喜, 對清官磕牙料嘴。 自古道無憂愁無是無非, 怎想這金風未動蟬先覺, 暗送無常死不知, 準備著拷打凌遲。 張千, 你領著這一行人, 跟著我見廉訪大人去來。 事不關心, 關心者亂。 我教包府尹問那件事, 今三日光景, 怎生不見來回話? 包府尹, 那事體如何? 小官問成了也, 誰想一樁事問做兩樁事。 你說我聽。 【伴讀書】告相公自知會, 這都是王慶把詞因起。 他共李順渾家姦情密, 教平人正中拖刀計。 把兒夫殺在黃泉內, 強嚇了休離。 這一件可是怎麼? 【笑和尚】是、是、是, 這一個開店的, 他、他、他, 強要人妻室, 嗨、嗨、嗨, 想這廝狠情理。 我、我、我, 論到底, 休、休、休, 待推辭, 來、來、來, 索請夫人敢與這招伏罪。 這樁事原來如此, 我盡知了也。 一行人聽老夫下斷:果然是包待制剖決精明, 便奏請加原職三級高昇。 王婆婆可憐見賞銀千兩, 劉天義准免罪進取功名。 翠鸞女收骸骨建墳營葬, 還給與黃菉醮超度陰靈。 這福單著開封府富民恩養, 店小二發市曹明正典刑。 因王慶平日間姦淫張氏, 假官差謀李順致喪幽冥。 這兩個都不待秋後取決, 才見的官府內王法無情。 便著寫榜文去四門張掛, 諭知我軍民共如右施行。 【煞尾】他則待明明將計策施, 不承望暗暗的天地知。 今日個勘成了因奸致命一凶賊, 還報了這負屈銜冤兩怨鬼。 題目老廉訪恩賜翠鸞女正名包待制智勘後庭花

張鳴善《普天樂_詠世洛陽花》

詠世洛陽花, 梁國月。 好花須買, 皓月須賒。 花倚欄干看爛漫開, 月曾把酒問團圓夜。 月有盈虧, 花有開謝, 想人生最苦離別。 花謝了三春近也, 月缺了中秋到也, 人去了何日來也? 贈妓口兒甜, 龐兒俏。 性格兒穩重, 身子苗條。 多情楊柳腰, 春暖桃花萼。 見人便厭的拜忽的羞吸的笑, 引的人魄散魂消。 人前面看好, 樽席上出色, 手掌裡擎著。 遇美海棠嬌, 梨花嫩。 春妝成美臉, 玉捻就精神。 柳眉顰翡彎, 香臉膩胭脂暈。 款步香塵雙鴛印, 立東風一朵巫雲。 奄的轉身, 吸的便曬, 森的銷魂。 雨才收, 花初謝。 茶溫鳳髓, 香冷雞舌。 半簾楊柳風, 一枕梨花月。 幾度凝眸登台榭, 望長安不見些些。 知他是醒也醉也, 貧也富也, 有也無也。 既待捨之藏, 何用沽諸價? 清閒活計, 冷淡生涯。 采靈芝西海邊, 看黃菊東籬下。 樂樂陶陶無牽掛, 三般到處裡堪誇。 或是向東籬看花, 或是在東門種瓜, 或是去東裡為家。 愁懷雨兒飄, 風兒揚。 風吹回好夢, 雨滴損柔腸。 風蕭蕭悟葉中, 雨點點芭蕉上。 風而相留添悲愴, 雨和風捲起淒涼。 風雨兒怎當? 雨風兒定當, 風雨兒難當。 嘲西席講詩書, 習功課。 爺娘行孝順, 兄弟行謙和。 為臣要盡忠, 與朋友休言過。 養性終朝端然坐, 免教人笑俺風魔。 先生道學生琢磨, 學生道先生絮聒, 館東道不識字由他。

未知作者《斗鵪鶉元宵》

聖主寬仁, 堯民盡喜。 一統華夷, 諸邦進禮。 雨順風調, 時豐歲麗。 元夜值, 風景奇。 鬧穰穰的迓鼓喧天, 明晃晃的金蓮遍地。 【紫花兒序】香馥馥綺羅還往, 密匝匝車馬喧闐, 光灼灼燈月交輝。 滿街上王孫公子, 相攜著越女吳姬。 偏宜, 鳳燭高張照珠履。 果然豪貴, 只疑是洞府神仙, 閒遊在閬苑瑤池。 【小桃花】歸來梅影小窗移, 蘭麝香風細。 翠袖瓊簪兩行立, 捧金盃, 絳綃樓上笙歌沸。 冰輪表裡, 通宵不寐, 是愛月夜眠遲。 【金蕉葉】拚沉醉頻斟綠蟻, 恣賞玩朱簾掛起。 歌舞動歡聲笑喜, 一任銅壺漏滴。 【尾】須將酩酊酬佳致, 樂意開懷慶喜。 但願歲歲賞元宵, 則這的是人生落得的。 綠柳凋殘, 黃花放徹。 塞雁聲悲, 寒蛩韻切。 舊恨千般, 新愁萬疊。 正美滿, 忍間別。 雨歇雲收, 花殘月缺。 【紫花兒序】摘楞的瑤琴弦斷, 不通的井墜銀瓶, 吉丁的碧玉簪折。 音書難寄, 去路遙賒。 傷嗟, 目斷雲山千萬疊。 最苦是離別, 鴛被空舒, 鳳枕虛設。 【金蕉葉】那的是情牽恨惹, 那的是腸荒腹熱。 怕的是紗窗外風飄敗葉, 又聽的鐵馬兒丁當韻切。 【調笑令】把眉峰暗結, 最苦是離別, 不煩惱除非心似鐵。 冷清清捱落西樓月, 又聽得戍樓上畫角嗚噎。 奏《梅花》數聲砧韻切, 業心腸越不寧貼。 【禿廝兒】正歡悅誰知間別, 才美滿又早離別。 俺兩個雲期雨約難棄捨, 似團圓一輪月, 被雲遮。 【聖藥王】好教我愁萬結, 恨萬疊, 滿懷愁悶對誰說。 成間別, 時運拙, 氣長吁多似篆煙斜, 和絳蠟也啼血。 【鬼三台】也是我前生業, 今世裡填還徹, 一寸愁腸千萬結。 想啼痕一點點盡成血, 越教人哽噎。 本待要寧寧帖帖剛睡些, 怎禁那啾啾唧唧蛩韻切。 覺來時寶鼎煙消, 銅壺漏絕。 【紫花兒序】驚好夢幾聲兒寒雁, 伴人愁的一點孤燈, 照離情半窗殘月。 臨歧執手, 不忍分別。 只待穩步蟾宮將仙桂折, 到如今暮秋時節。 他只待金榜名標, 那裡問玉簫聲絕。 【尾】受淒惶甚識分明夜, 把捱過的淒涼記者。 來時節一句句向枕頭兒上言, 一星星向被窩兒裡說。 半世飄蓬, 閒茶浪灑。 十載追陪, 狂朋怪友。 倚翠偎紅, 眠花臥柳。 怪膽兒聰, 耍性兒柔。 成會了心廝愛夫妻, 情廝當配偶。 【紫花兒序】受用春內謝館, 曉日章台, 夜月秦樓。 向紅裙中插手, 錦被裡舒頭。 風流, 不許傍人下釣鉤。 燕侶鶯儔, 百匹酬歌, 紅錦纏頭。 【金蕉葉】寨兒裡相知是有, 一見咱望風舉手。 若論著點砌排科慣熟, 敢教那罷剪嘴姨夫閉口。 【調笑令】聲名兒歲久, 急難收。 則恐怕扶侍冤家不到頭, 風月腳到處須成就。 誓不曾落人機彀, 搬的他燃香剪髮百事有。 虛心冷氣, 使盡剛柔。 【禿廝兒】愛楊柳樓心酒, 喜芙容帳裡藏鬮, 美孜孜翠鬟排左右。 歌白雪, 捧金甌, 溫柔。 【聖藥王】春事休, 夏當游, 向芰荷香裡泛蘭舟。 到中秋, 月色幽, 醉醺醺無日不登樓, 兀剌抵多少風雨替花愁。 【尾】花陰柳影, 霎時馳驟, 急回首三旬左右。 罷卻愛月惜花心, 閒著題詩畫眉手。 姿姿, 淹淹潤潤。 裊裊婷婷, 風風韻韻。 臉襯朝霞, 指如嫩筍。 一搦腰, 六幅裙, 萬種妖嬈, 千般可人。 【紫花兒序】曲彎彎蛾眉掃黛, 慢鬆鬆鳳髻高盤, 高聳聳蟬鬢堆雲。 一團兒旖旎, 百倍兒精神。 超群, 越女吳姬怎生襯。 席上慇勤, 百媚龐兒, 端的一笑風生。 【禿廝兒】瘦怯怯金蓮窄穩, 嬌滴滴皓齒朱唇, 肌如美玉無玷損。 但見了, 總消魂, 絕倫。 【聖藥王】酒半醺, 更漏分, 畫堂銀燭照黃昏。 枕上恩, 被底親, 丁香笑吐蘭麝噴, 燈下看佳人。 【尾】好姻緣休到別離恨, 只恐怕兩下裡魂牽夢引。 我羅衫肯兒寬, 你唐裙帶兒盡。 雪艷霜姿, 香肌玉軟。 杏臉紅嬌, 桃腮粉淺。 金鳳斜簪, 雲鬟半偏。 插玉梳, 貼翠鈿。 舞態輕盈, 歌喉宛轉。 【紫花兒序】他有蘇卿般才貌, 我學雙漸真誠, 望博個美滿姻緣。 俳優體樣, 樂府梨園。 天然, 不若如桃源洞裡仙。 可愛堪憐、一搦腰肢, 半折金蓮。 【小桃紅】初出蘭堂立樽前, 似月裡嫦娥現, 一撮精神勝飛燕。 正當年, 柳眉星眼芙蓉面。 絳衣縹緲, 麝蘭瓊樹, 花裡遇神仙。 【天淨沙】初相逢恨惹情牽, 間深裡都受熬煎, 各辦著心真意堅。 有時得便, 赴佳期月底星前。 【尾】狠毒娘間阻得難相見, 統鏝的姨夫戀纏。 我為甚著探腳兒勤, 只恐怕離別路兒遠。 雨意雲情, 十朝五朝。 霜艷天姿, 千嬌萬嬌。 鳳髻濃梳, 蛾眉淡掃。 櫻桃口, 楊柳腰。 玉筍纖纖, 金蓮小小。 【紫花兒序】歌驪珠一串, 舞端雪千回, 無福也難消。 超群旖旎, 出格妖嬈。 風流, 一笑千金價不高。 世間絕妙, 特意厚情深, 引得人夢斷魂勞。 【禿廝兒】兒中眉尖眼角, 寨兒中口強心喬, 謝瓊姬不嫌王子高。 同跨鳳, 宴蟠桃, 吹簫。 【尾】不堤防側腳裡姨夫每鬧, 全在你個有終始冤家不錯。 我身上但留心, 偷方便應付了。 玉笛愁聞, 裝奩倦開。 鬢烏雲, 眉顰翠黛。 慵轉歌喉, 羞翻舞態。 悶填胸, 淚滿腮。 常記得錦字偷傳, 香囊暗解。 【小桃紅】倚闌無語憶多才, 往事今何在, 玉體厭厭為誰害, 瘦形骸, 今春更比前春賽。 雕闌玉砌, 綠窗朱戶, 深院鎖蒼苔。 【醉扶歸】松卻香羅帶, 慵整短金釵, 無語無言悶答孩。 不厭倦衫兒窄, 幾度將龜兒卦買, 何日佳期再。 【天淨沙】也是咱運拙時乖, 致令得雨杳雲埋, 側腳裡相知不該。 胡喧亂講, 紙糊鍬怎撅得倒陽台。 【尾】把一片偷香竊玉心寧耐, 喑氣吞聲慢捱。 怕甚風月悶愁鄉, 煙波是非海。 妓好睡莫不是陳摶的姨姨, 莊周的妹妹, 宰予的家屬, 謝安的親戚。 華胥夢裡姻緣, 邯鄲道上配偶。 兩件兒, 試問你, 可甚愛月遲眠, 惜花早起。 【紫花兒】西廂底鶯鶯立睡, 茶船上小卿著昏, 東牆下秀英如癡。 真乃是棄生就死, 便休想廢寢忘食。 休題, 除睡人間總不知。 正是困人天氣, 啼殺流鶯, 叫死晨雞。 【】推著倒鸞交鳳友, 倩人扶燕侶鶯儔, 合著眼蝶使蜂媒。 繡衾未展, 玉山先頹。 其實, 倒枕著床是你記得的。 胡突了一世, 恰便似楚陽台半死的梅香, 蘭昌宮殉葬的奴婢。 【小桃紅】莫不是離魂倩女醉楊妃, 是個有覺的平康妓。 難道嬌娥不出氣, 懵憧的最憐伊。 顛鸞倒鳳先及第, 直壓的珊瑚枕低。 黃金釧碎, 平地一聲雷。 【禿廝兒】祆廟火燒著不知, 藍橋水死合宜, 絕纓會上難侍立。 才燭滅, 早魂魄, 昏迷。 【聖藥王】子弟每, 做伴的, 安排著好夢做夫妻。 你也休問誰, 我也不答你。 陷人坑上被兒裡, 直挺著塊望夫石。 【尾】對蒼天曾說牙疼誓, 直睡到紅日三竿未起。 若要戰退睡魔王, 差三千個追魂大力鬼。 離恨送玉傅香, 撩蜂撥蠍。 病枕愁衾, 尋毒覓螫。 擲悶果的心勞, 畫顰眉的手拙。 恨岳高, 淚海竭。 難憑信鵲驗龜靈。 無定准魚封雁帖。 【紫花兒序】莫不是金華字減消了官誥, 芙容翠低小了雲冠, 鮫綃蓋乍窄了香車? 悶弓兒常拽, 愁窖兒頻掘。 傷嗟, 一納頭相思害不徹。 赤緊的俏心兒先熱, 無倒斷暮雨朝雲, 無拘束粉祟胭邪。 【小桃紅】錦箋和淚寄離別, 好事成拋撇。 恨殺梅香性偏劣, 閉喉舌, 今翻瘦損羅裙褶。 他把那遊蜂兒蜜劫, 粉蝶兒香卸, 生撅的風月擔兒折。 【金蕉葉】我則見春雨過殘花亂踅, 芳塵靜珠簾驟揭。 繡幃悄銀半滅, 冰弦斷瑤琴乍歇。 【調笑令】我恰待睡些, 不寧貼, 熏金爐引夢賒。 破題兒告一紙相思赦, 楚巫娥不順關截。 恰相逢陡恁般廝間別, 望陽關永遠山疊。 【禿廝兒】啼杜宇枝頭淚血, 驚莊周枕上殘蝶, 追魂數聲簷外鐵。 這淒涼幾時絕, 堪嗟。 【聖藥王】伴著這燈影昏, 月影斜, 隔紗窗花影亂重疊。 鍾韻淒, 鼓韻切, 聽樓頭角韻尚悠噎, 似這般離恨怎攔遮。 【麻郎兒】病沉也相思賭敝, 愁深也沈約搬舌。 薄設設青銅鏡缺, 顫巍巍連理枝截。 【篇】好著我想者, 念者, 怎捨? 心兒裡似醉如癡。 辜負了星前誓設, 冷落了神前香。 【絡絲娘】心頭事十強九怯, 眉尖恨千結萬結。 盼的團圓向明月, 空立遍露零花謝。 【尾聲】悶懨懨好似如年夜, 常記的相思那些。 題起那眉尖恨恰舒開, 心兒疼又到也。

關漢卿《大德歌》

一粉牆低, 景淒淒, 正是那西廂月上時。 會得琴中意, 我是個香閨裡鍾子期。 好教人暗想張君瑞, 敢則是愛月夜眠遲。 二綠楊堤, 畫船兒, 正撞著一帆風趕上水。 馮魁吃的醺醺醉, 怎想著金山寺壁上詩。 醒來不見多姝麗, 冷清清空載月明歸。 三鄭元和, 受寂寞, 道是你無錢怎奈何? 哥哥家緣破, 誰著你搖銅鈴唱輓歌。 因打亞仙門前過, 恰便是司馬淚痕多。 四謝家村, 賞芳春, 疑怪他桃花冷笑人。 著誰傳芳信, 強題詩也斷魂。 花陰下等待無人問, 則聽得黃犬吠柴門。 五雪粉華, 舞梨花, 再不見煙村四五家。 密灑堪圖畫, 看疏林噪晚鴉。 黃蘆掩映清江下, 斜纜著釣魚舟差。 六吹一個, 彈一個, 唱新行大德歌。 快活休張羅, 想人生能幾何? 十分淡薄隨緣過, 得磨陀處且磨陀。

楊朝英《梧葉兒客中聞雨》

簷頭溜, 窗外聲, 直響到天明。 滴得人心碎, 聒得人夢怎成。 夜雨好無情, 不道我愁人怕聽。 戲賈觀音奴龐兒俊, 更喜恰, 堪詠又堪誇。 得空便處風流話, 沒人處再敢麼。 救苦難俏冤家, 有吳道子應難畫他。

朱庭玉《泣彥回》

暗想配秋娘, 情如交頸鴛鴦。 綢繆繾綣深恩重義難忘, 似真賢孟光。 喜齊眉笑舉梁鴻案, 與卿卿帶結同心, 效鶼鶼永遠成雙。 【前腔】調和琴瑟奏笙簧, 意相投兩下無妨。 誰知今日薄情的改變心腸, 頓教人慘傷。 豈料他反目恩成怨, 悔當初不合認真, 好姻緣翻作參商。 【不是路】柳絮飄狂, 怎比得葵花傾向陽? 誰承望桃花無意戀劉郎。 細推詳玉樓煙鎖雲江暗, 危石盟言在那廂? 空嗟怨冤家忒殺不思量, 薄情娘你如今對面如霄壤。 只怕久後相思要見難添惆悵, 直待眉兒淡了思張敞。 那時節悔未從良, 恨未從良。 【解三醒】我為你神魂飄蕩, 我為你廢寢忘餐。 我為你千金買笑平康巷, 我為你幾載浮蹤在異鄉。 我為你想歸徒自勞清夢, 我為你久別鴛幃不下堂。 還思想, 端的是李鵑奴負了王商。 【前腔】你把我憐香惜玉冰和炭, 你把我倚翠偎紅圓合方。 你把我山盟海誓成虛謊, 你把我厚德深恩當曉霜。 你把我如糖拌蜜鹽落水, 你把我似漆投膠雪見湯。 【皂角兒】悶懨懨鎮日淒涼, 淚汪汪心中悒怏。 為相思病入豪肓, 瘦伶仃不成模樣。 只落得臉兒黃龐兒瘦沈郎腰潘郎鬢淒涼行狀。 留情癡漢, 負恩女娘。 狼心腸, 人須易負, 難昧穹蒼。 【前腔】抱琵琶又過別船, 折楊柳他把章台還上。 記當時遂結鸞凰, 到如今劇然分散。 恁下得折鸞凰, 剖並頭, 開連理, 猶如反堂。 【余文】千言萬語都休講, 分付冤家要主張。 終有日相逢, 我也不與你較短長。

徐田臣《滿庭芳_烏紗裹頭,》

烏紗裹頭, 清霜籬落, 黃葉林邱。 淵明彭澤辭官後, 不事王侯。 愛的是青山舊友, 喜的是綠酒新。 相拖逗, 金樽在手, 爛醉菊花秋。

未知作者《那吒令過鵲踏枝寄生草》

青芽芽柳條, 接綠茸茸芳草。 綠茸茸芳草, 間碧森森竹梢。 碧森森竹梢, 接紅馥馥小桃。 嬌滴滴景物新, 笑吟吟閒行樂, 一步步扇面兒堪描。 聲瀝瀝巧鶯調, 舞翩翩粉蝶飄。 忙劫劫蜂翅穿花, 鬧炒炒燕子尋巢。 喜孜孜尋芳斗草, 笑吟吟南陌西郊。 曲彎彎穿出芳徑, 慢騰騰行過畫橋。 急酒旗兒斜剌在茅簷外挑, 虛飄飄彩繩兒閒控在垂楊裊, 韻悠悠管弦聲齊和在花陰下鬧。 骨剌剌坐車兒碾破綠莎茵, 吉蹬蹬馬蹄兒踏遍紅塵道。
古詩大全
 
詩詞大全
詩詞詩句
各朝代的詩
詩歌大全